墨染清寒·念殇

—— 人间季节墨染清寒·念殇

来源:中华诗歌网 \\ 作者: 千古幻木 \\ 栏目: 散文诗 \\ 人气: \\ 更新:2019-05-13

       一缕清寒慢慢的攀爬上季节的枝头,把季节渲染的格外唯美与寂静。一只鸟站在时光的河岸,把年月站成了永恒的逝去。 剪断风的翅膀,寒冷是否就会少一些,季节沉默着不语。墨染的诗词有些荒凉,刺痛着那些沉睡的灵魂。悲伤在某个四下无人的街突然涌上心头,任凭时光的嘲笑,任凭黑暗的讽刺,当一滴泪轻轻的滑落的时候,才知道清醒的人最荒唐。 一声轻叹,穿透过季节的浓雾,想要撕开被围困的思念,奈何,却消失在看不见的尽头。轻念了几声你的名字,最后,却连一声您好,也说不出口。轻书,提几字,未曾落笔。轻念,三个字,写了四季。轻叹,你的名,却没有了余生。 人间草木摇露成霜,荒芜的灵魂无处安放,流浪的风没有归宿,走到那里都觉得冰凉刺骨寒。借一缕花香,萦绕在岁月的眼眸,可否温暖余生,搭一间草木屋,可否让心不再流浪。树木沉默着,人群沉默着,最后,人间也沉默着。拿起笔,这是最后的期盼,写下温暖的诗,给自己一个人间,给诗一个人间。 所有的都会归还的,像爱过的人,幸福时的欢笑,享受过的阳光,在她走的时候,就全部归还给她了。她走了,只是她走了,世界也慢慢的跟着破碎,直到连每一次的呼吸都觉得是奢侈。你再也拼凑不出一个她,你再也描绘不出一个有她的童话。从此以后,你就像一个孤独的精灵,看着别人的故事,哭红了自己的眼。 故事,还在时光里轮回。踩影子的人走丢了,断了线的风筝就注定要坠落。你无法挽回些什么,只好在每一次寒风袭来的时候告诉自己,下次需要多穿点衣服。诗,仍然在笔下活着,活在了人间,也活成了万物生长的模样。沾染上尘世的清风,就着清寒的季节,写一首雪的花,人间从此洁白无瑕,你我再相遇,是否还会一笑生花。 磨墨人手中的笔,早己横捏春秋的来去。念与不念,殇早已化作春的花,夏的光,秋的风,冬的雪,融入埋伏在生命的时光里。 我在滚滚红尘中凝望着那被染了颜色的人间,守望着那一缕清寒在灵魂中绽放,轻念千古,幻一木,万般皆在心。 2. 遗失在季节里的烟火,还残留着柴米油盐的味道。记忆被梳妆成一个流着鼻涕的童年,他的一频一笑,回首间都刺痛着镜子里的人。寒而未寒,雪的花凋零在一个没有梦的夜晚,睁开眼,眼前人已白发苍苍。 活着需要很大的勇气,生命是需要敬畏的,每一朵嘲笑讽刺的花,在凋亡时,你不知道她的内心有多痛或多疼。清寒下埋葬着无数不被理解的清欢,雪的花落在她的坟墓上又枯萎,她说,人间不应该只有这一点点温暖。 千古春秋轮回,山是那座山,庙是那座庙,山在人间,庙在众生心间,庙里有乾坤,有形色,有善恶,有七情六欲相间,何以修何以禅修己身不动如来,禅众生疾苦于身。何来扰?善恶皆由心生,人心所向亦为善,人心所拒亦为恶。文与字,本应为修身养性之本。乐之共享,苦之独思,何以炫耀,何以自持修得清寒花香自来,禅得善恶摆渡于人。见山非山山亦山,见庙亦庙庙非庙。写一首清寒,人间百态炎凉可否暖。 墨染的时光里,居住着无数的灵魂,前有古者,后有来者,每一次笔墨的落下都自省,每一次笔墨落下的都是救赎。救赎今世吹过来的风,敬仰着古者的魂。焚诗煮词为哪般,饮一壶尘风,唱一曲千古,春秋不再。 后来,我在梦里,见过各种各样的自己,每一次醒来,都问自己何以解到现在,我也没有拔开季节的浓雾,看清楚思念的国度。那一声叹又传来,却不是我自己。 一字成念,西风咆哮向东去,一字成殇,万般凋残泪成河,悲伤逆流,无法汇聚成一首诗,让思念安放,让灵魂不再流浪。 诗,在某个晨曦悄然绽放,安抚着梦中人的愁容,我轻轻的写下一首诗,放在她的案前,又轻轻的离开,写下另一首诗。 墨染清寒独念殇,千古幻木独自吟,笔墨纸砚书,字字花开慰风尘。 天亮了,我看见,她笑了。

声明: 本网所转载的现代诗(注意是"现代诗")只为弘扬中华现代诗词文化,为诗词爱好者提供在线学习和参考。所有现代诗作品版权均归原作者或原网站所有,本站不持任何立场!如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QQ:1614644937)

上一篇:五月,您好

下一篇:西街之裴巷

相关古诗
  • 一个在神里游离的灵魂 海上天堂,星星在蔚蓝上眨眼月亮掉在塘的心窝被一片漪涟暗暗传递一会儿明媚,一会儿成妖精垂柳寂寂地围在边上赤裸的条,风干了青涩的眼泪显得十分苍老,十分凄凉青蛙和夏伴早已沉默所有的影子..

      作者: 东湖聚李胤德
  • 尘世里 尘世里:我们每天看见它,这纯粹的上升日晷上的阴影也深入了所有的时刻季节的气息以一种纯粹的尺度逐渐地融入到了万物的轮廓之中我无法向你描述它,像一只鸟飞过如此的新奇,向我们显示着自然..

      作者: 诗人東邪
  • 三寸炊烟下,岁月吹歌(46—50) 三寸炊烟下,岁月吹歌(46—50):46一夜雨后,因为梦里的预期值高不可攀,我醒在了梦外。那些零乱的记忆断片,我无法解释和记录。呓语,支支吾吾,理还乱,又如何整理成踏歌而

      作者: 阿鹏
  • 人(2) 人(2):人的漆黑里面只有冰冷注定着你只能坚硬没办法转动身体你只能动用一条狗的身体尾巴紧贴地面小心蠕爬就近立秋背后的大片苍茫找到人最后的老虎耸拉着脑袋如愿发出牛的吼叫找到人最后的老..

      作者: 孤树